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驾驶前瞻 >「桥梁」「手表」错了吗?那些阴魂不散的「一国两字」 >正文

「桥梁」「手表」错了吗?那些阴魂不散的「一国两字」

分类:驾驶前瞻 编辑: 时间:2020-04-24 点击:104次

文:果子离

我的第二份工作,在一家出版社,编辑国小参考书(或称自修),但不是南一、新学友这种龙头,而是小型的公司,主要工作,是用剪刀浆糊,剪剪贴贴,改头换面,拼出一本新的出来。这一待就是两年。

为何待在这幺没有挑战性的地方呢?无非贪图工作之轻鬆,準时下班且不用加班,下班后可读点书,在纸上涂涂抹抹。

现在回想,当然耗费青春,浪费时间,但当时文史相关工作不好找,也就日复一日,先求稳定再说。

因为编的是国语科,不但小学国语课本摸到熟烂,桌上摆着的《国语日报辞典》,也成为名正言顺,不须遮掩,可随时翻阅的书,以前不会的字音、字义,因此弄清楚了。后来应徵新学友出版公司,笔试这关驾轻就熟,注音或词语填空难不倒我,录取后负责人事的先生很惊讶我考得这幺好。不是我厉害,而是那两年编辑生涯,摸鱼打混,练来的本领。

但也就在那两年与国立编译馆课本相处的日子,我发现,有些互通的字,笔画较为繁複的那个,往往退位,不用了。字,还原到简单的本来面目。

例如:
家「俱」(x)──家「具」(○)
计「划」(x)──计「画」(○)
公「布」(x)──公「布」(○)
恐怖「份」子(x)──恐怖「分」子(○)

有时候,有朋友问到上述诸字哪个正确?我都回答:基本款最好。也就是,两者都可以,但越简单的那个越对。

另外有些字,等同于废弃了,但很少有人知道,例如:
桥樑(x)──桥梁(○)
手錶(x)──手表(○)

不过,桥梁、手表的用法给我带来些许困扰,多数编辑会帮我改回桥樑、手錶,每每写稿时几许犹豫,要不要将错就错(但也不算错),用字从俗,省得编辑费事。

而最困扰的,还是这两个同义时的用字:「地」和「的」。

我们从小是这样学的:副词之后的「的」,要用「地」,亦即,「地」是副词词尾,修饰动词。例如:快乐地唱歌、大声地呻吟、很快地按讚、慢慢地走。

但这种啰哩啰嗦,自找麻烦的用字规则,早就被教育部废除,以上例句,「地」都改为「的」了。因此,我们现在写字,用「地」或「的」皆可。

会不会后来又改回来了呢?似乎没有。我在编印教科书的康轩书局网页看到,有人问,国小国语第四册第七课第三十八页,「在兰阳平原上,车子慢慢『的』走在绿色的田野间。」,应该是「的」还是「地」?答案是二者通用。通用的意思就是,用「的」不用改为「地」,用「地」也不用改为「的」。

我也尽量用「的」,不使用字複杂化,然而有的编辑会帮我把「的」改成「地」(也有的编辑不改动)。改不改我都不在意,因为两者都对,我也不曾公开谈过这个用字问题,直到有一天,发现事态严重。那是一个文学奖複审会议,一位评审不让某篇作品过关,原因是作者「的」「地」不分。我未力争,因为我不喜欢那篇,不希望通过,但理由并非「的」「地」不分。

幸好那篇不是我的菜,不过关最好,否则在那场合要帮作者讲话,解释「的」「地」通用一事,可能一时难以说明白。

这不是孤例。上网可发现,有些人会指正他人「的」与「地」的用法,甚至有人出之以痛责讪笑的态度。

面对网路上某些爱作国文教学的豺狼虎豹,又顾及编辑改字辛苦,我几度考虑,要不要从俗如流,把「地」「的」分开。「地」「的」「得」,很多人搞得迷迷糊糊,我可清清楚楚,小学国语科,一到六年级,考试不曾低于一百。

文字不宜繁,繁了就烦。我赞成我当初编参考书时,教科书的用字法则。只是事经多年(三十年有了吧,天哪),「樑」「錶」这些笔画叠床架屋的字,还是喧宾夺主,写为「桥梁」「手表」,可能会被改正校订,「计划」「家(家)俱」等写法也还在世界上流通,「的」也没把「地」干掉。这些字或这些字的用法,阴魂不散,但也无妨,爱写哪个就写哪个,一国两字,各自表述,只怕有人受扰而下笔犹豫,影响文气,或二字相通却被老师当错别字,用红笔圈起来,或被评审嫌弃因而扣了分落了榜,这就伤感情了。


相关文章:

测评大全科技|时评生物|风暴之家|网站地图 msports万博体育官网登录_平博88最新地址 云顶国际网站是多少_金豪棋牌app mgm美狮美高梅官网_瑞博网址多少 澳门太阳神集团网站_178众发娱乐App下载 威尼斯可以不用充值吗_发彩网最新app 博猫游戏下载安装_巴黎人电子艺游 皇冠真人手机端app_凯时棋牌app 万博体育app官方下载3.0APP_菲华2开户 澳博集团线上娱乐_天易Ⅱ娱乐app AG注册赢凯发来就送68_ag8856环亚手机登录